500万彩票

北斗星小说网 > 娱乐圈小翻译 > 第四百四十章 解释

第四百四十章 解释

 好书推荐:
    用力地把乔菲拽到了一边,食指直接指住了她,示意她别再生事端,谢非凡走向了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宁珂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!”宁珂一边哭,一边伸手就把谢非凡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谢非凡再度朝宁珂伸出了手,却再一次被宁珂打开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那是怎么样?你当我是瞎子,还是傻子?”宁珂大声的呵斥道,“谢非凡,你真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进屋,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你。”谢非凡轻声说道,眼下,安抚好宁珂的情绪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要进去,我也想看看,你是如何把你跟你亡妻的爱巢,当作你偷情的场所的。”宁珂抹了把眼泪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谢非凡输入密码,打开了门,想要去搀扶宁珂进去,然而宁珂却撇开了谢非凡的手,慢慢起身,自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等跟在后面的乔菲跟进来,宁珂一脚就把门踹合,乔菲下意识的支起胳膊去阻拦,没想到宁珂直接往后一仰,利用身体的重量隔着门把乔菲推开,大门也随即合上。

    套上了门自带的安全链,这样一来,乔菲哪怕录入密码,也进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。心疼了?”谢非凡看着门口的动静,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讽刺我什么,两害取其轻的道理我还是懂得。”谢非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儿就是你一直养着乔菲的房子?我还以为有多好呢,看来她也就值这么一点价格。”宁珂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本来是不想瞒着你的,不过你一直是疑心。。。。。。。比较没安全感的性格,所以一直没有选择告诉你,是我不好。”谢非凡说道,“我跟乔菲的关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难信服你说的。”宁珂回应了一句,在公寓里四下里走着,眼下,确实是没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“今年五月份,我从宾馆里救乔菲那件事情,你应该是记得的。”谢非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就是你们女干情的开端了吧。”宁珂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陈自瑶的酒店离这边的距离最近,我跟嘉伟一起送她过来,然后我照顾了她一晚上,但当时乔菲的钱包,证件,悉数留在了宾馆,加上她的身体受药物影响短时间内没有恢复,我在这收留了她一周的时间,同时想办法帮她拿到了她的证件,让她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,出于她的隐私考虑,我没有立刻把这件事情告诉你,一直到你怀疑我跟乔菲关系暧昧,不得已的情况下,我选择把这件事情告诉你,截止到目前,这件事也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转,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宁珂点点头,谢非凡说的这些事,她自己也都有印象。当时来说,她虽然对谢非凡拼着骨裂也要去救乔菲有些疙瘩,但是对谢非凡没有出轨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,直到,八月的某一天,殷明娟来家里找我,跟我说,在这边看到了乔菲,问是不是我租给她的房子,我当即否认,并且第二天就过来,现确有其事。我当场要求乔菲离开,不过当时的乔菲在遭遇变故之后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,并不适合住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你就一直让她住在你这边?就因为她说她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?”宁珂冷笑了一声,“谢非凡,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不是你嘴上说几句就能撇的一干二净的。我也有几个问题要问你。第一,乔菲得了所谓的创伤后应激障碍,接下来需要的应该是治疗,不管是吃药还是修养,而不是投入《灵魂尽头》和《翻译官》的拍摄,住在你这边又有什么用?第二,乔菲中间去了罗马,去了苏黎世,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行程,她都需要住酒店吧,她的心理疾病你为什么没有考虑?第三,如果不是我现了这件事,你还想瞒我多久?”

    “事后想来,我的决定确实欠妥,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,我原计划是《翻译官》拍摄完成之后,会让乔菲离开,同时更换这儿的密码,不过因为你的情绪,我提前跟乔菲把话说明,准备今晚就送她去酒店的,你刚刚也看到了。”谢非凡说道,“我也承认,我确实没想到你会忽然出现,跟她扭打到一起,唉~”

    “谢非凡,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你。我之前跟高飞分手,就是因为他出轨,我最讨厌,最不接受男人出轨,你在楼下见到我那次,我不仅仅是买醉,我。。。。。。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出现对我的意义!可我没想到你比高飞还过分!”靠着墙壁慢慢的瘫到了地上,宁珂的面目变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宁珂,我没有出轨,如果你实在是不信的话,我可以给你看这间屋子从五月份以来所有的监控视频,那应该可以打消你的质疑。另外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瞒着你,但我不希望你通过伤害自己来让我心疼,”谢非凡无视了宁珂不断反抗的躯体,强行抱起她把她抱到了沙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,抽打的很狠,不过谢非凡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不快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乔菲打走,很快回来。”谢非凡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一起走!”宁珂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谢非凡的眼神带着一丝歉疚,“呵。”

    “叹气什么意思啊?我是给你机会成全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是我不好,不该提这些。”谢非凡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管家里的女人是什么样,男人都是一样的贱,家里的饭菜好不好吃不重要,外面的屎没吃过都是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闭上眼睛,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,谢非凡说道:“ok,只要你说出来,心里舒服了,你说什么我都听着。”

    宁珂别过脸去,重重的呼吸了几口气,尽可能让自己稍微理智一点。

    谢非凡的解释还算有理有节,眼下的认错态度也还算到位,泄完了之后,宁珂也在筹谋接下来该怎么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