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万彩票

北斗星小说网 > 鸿天神王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撼天妖皇的公子驾到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撼天妖皇的公子驾到

 好书推荐:
    欢迎你!</br>?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是让我动手,还是你们自己过去?”

    九品妖皇冷厉的目光落在了纪元和纪麒麟的身上,声音中带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劳烦大人动手,我们亲自过去便可。”

    纪元寒声道,带着纪麒麟,头也不回的走向那个‘封’。

    “嗯?这两个小子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一个妖王看着纪元两人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子从进来到现在,表现的都极其淡定,并未像其他四个小妖,胆怯的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可能两人感觉求饶无用。

    “城主怎么这个时候了,还没有回来,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九品妖王疑惑道。

    火凤的本命之火可是极其重要的东西,魔通天已经准备不知道多少年,不可能在关键时刻,人没影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在火凤城,甚至是方圆千里范围内,城主绝对是第一强者,就算有人想打城主的注意,也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到了关键时候,还是通知城主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妖王合计了一下,最后用传讯符,发出了通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两位族长,不远千里来参加王某的酒宴,王某真是不胜感激,我们再来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在火凤城的一处阁楼内,几人喝的正欢,相互敬酒。

    不过在一旁,魔通天的脸颊却是阴沉到了极点,强压着自己的怒火。

    突然,他要将的传讯符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破封已经到了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这让他早已压抑在极点的怒火,彻底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魔通天直接将酒桌给拍的粉碎,就做上面的酒菜,都被强横的劲力给震散一空。

    正在相谈甚欢,大肆喝酒的几人,一个激灵,酒意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王掌事,你说的东西可否拿出来?本城主有急事,可不能跟你在耽搁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魔通天压制着内心的怒火,声音低沉无比。

    王掌事甚至从魔通天的身上,感觉到了一股杀机,吓得他心神乱颤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若是再拖下去,魔通天怕是真的会动手,将他格杀掉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是为了拍马屁,过的更好,可不是为了送命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故作镇定,道:“魔城主若是着急,那便向看看宝物吧。”

    王掌事意念一动,手中出现了一颗湛蓝色的水珠。

    在这水珠出现之后,周围的空气都布满了无数的水气,空气潮湿起来。

    让他们有一种置身大海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隐约间,还能够听到海水哗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滔滔海洋之力,从湛蓝色的水珠中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深海之心,没想到王掌事竟然得到了如此重宝。”

    先前几个相谈甚欢的男子,眼中透出了无尽的火热,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。

    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王掌事,这宝贝我要了,我愿意出十万灵石。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深海之心你才出十万,我出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几个男子,纷纷报出了价,争的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深海之心,可是蕴含着无尽的海洋之力,尤其是对海妖来说,这深海之心可是具有着无比强大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当然,这深海之心,可是蕴含着丰富的海洋之力。

    水克火!

    有这深海之心,想要炼化火凤本命之火,几率就提升了很多倍。

    火凤本命之火极其的霸道,魔通天还没有底气炼化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到王掌事有深海之心的时候,他就马不停蹄的赶来赴会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!”

    就在几人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魔通天眼珠子瞪得老大,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一百万灵石,如同是一座山,压在了几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几人来的时候,也没有准备这么多的灵石,纷纷无奈的退出了竞价。

    见到没人跟价,魔通天将目光放在了王掌事的身上,眼中闪过一道寒意。

    “王掌事,这下可以将宝物交给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!”

    王掌事也不敢再拖了,连忙将深海之心交给了魔通天。

    而魔通天同样将一个乾坤袋丢给了王掌事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魔通天径直推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在门口顿住,回头扫了一眼王掌事,眼中的杀机并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“王掌事,今天之事,若是被我发现有什么其他隐情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魔通天的身影便凭空消失在了酒楼中。

    被魔通天威胁,王掌事暗暗捏了一把汗,有些后悔今日之举。

    想到纪元可是妖皇的子嗣,内心的慌乱便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为了纪元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对方肯定不会忘记这恩情的。

    只要傍上遮天妖皇的大腿,那就是成了麒麟殿的人,一个小小的火凤城城主,他还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,也都纷纷告退。

    “掌事的,外面有一个人要拜见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小厮走了进来禀报。

    王掌事不耐烦的摆手,“就说老朽没心情,等老朽啥时候有时间,啥时候在接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?没想到王掌事的这简直还如此之高,连在下拜见,都吃了闭门羹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玩味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俊秀的青年才俊,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青年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穿着秀气,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没听到老朽说没心情吗?”

    王掌事看到来人,眉头拉了下来,喝吒道。

    青年被王掌事喝吒,并没有一丝的恐惧,而是眼中闪过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“听父皇说阁下是一个懂得上下尊卑,知恩图报之人,今日一见,看来父皇是看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鄙夷道。

    他自顾自的走到桌前,坐在椅子上,完全不理睬脸颊漆黑的王掌事。

    父皇?

    听到青年这话,处在暴怒边缘的王掌事,将怒火压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阁下的父皇是谁?”王掌事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阁下真的忘了,那么我在这里再给你回忆回忆,当年撼天妖皇在途径幽冥海之时,救下了一头生命垂危的公羊。”

    青年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难道是撼天妖皇的公子?”

    听到青年的话,王掌事的眼睛瞪大,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若这是此人是撼天妖皇的公子,那么被他送入城主府的那两个小子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恍然间,王掌事有种受骗的预感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