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万彩票

102.强买强卖

 好书推荐: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那女人被桎梏着, 却忽然大笑了起来,说:“罗晟勋, 你过的还好吗?别人知道你是个怪物吗?!你是怪物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根本听不懂那女人在说些什么,只有乔初夏听明白了。只是一瞬间,乔初夏感觉自己都要被一肚子的火气给气炸了。

    乔初夏一把抓住那女人的领子, 说:“怪物?你还有脸说别人?你们才是怪物。”

    罗晟勋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 全都是因为五角星的组织。而作为罪魁祸首之一的这个女人, 竟然还说罗晟勋是怪物。

    乔初夏真是忍不住, 抬起拳头来就想要揍她。

    伊桑和卢克吓了一跳,罗晟勋反应比较快,伸手拦住了乔初夏,说:“别生气,不值得, 把他们都押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伊桑和卢克赶忙就把那个女人给带走了,生怕再慢一点,乔初夏会真的给她一拳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 实在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罗晟勋拉住乔初夏的手,说:“今天应该是高兴的日子,可别坏了好心情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下子就找到了五角星的基地, 缴获了不少实验设备, 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丹尼尔的下落还不清楚, 还有一些五角星的成员, 也都在逃亡中。

    大夏里被搜索了好几遍, 能搬走的就都搬走了,剩下的封锁起来,罗晟勋派人到这边看守着,等其他组的警员过来继续探查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女人被带进审讯室里,她仿佛被洗脑了一样,觉得自己在做伟大的贡献,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在她眼里,那些无辜的人,不过都是试验品,死了就死了,没有什么可惜的,一点负罪感也没有。

    罗晟勋和乔初夏进了审讯室,那女人瞧见他们就只是笑,笑的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乔初夏坐在她面前,凉飕飕的扫了她好几眼,说:“笑什么?你看起来很开心啊。是因为你们的实验基地被发现了吗?所以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女人仍然笑的很开心,说:“就算实验室不在了,但是你看啊,我的试验品多么成功,不就在你们面前吗?”

    乔初夏脸色更是难看,她当然知道,这个女人口中的试验品就是罗晟勋,而且非常成功。

    罗晟勋并不生气,说:“当初你们故意放我走,这就是一个错误的开端。如果你觉得,我是你们成功的试验品,那你们就要好好看着,你们的试验品是如何摧毁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罗晟勋说着,将一个手提包放在桌上,从里面拿出一台电脑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手提电脑吧?”

    女人看到那台手提电脑立刻挣扎了一下,似乎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罗晟勋将戴着手套的双手放在那台手提电脑上,说:“我们在大楼里抓到了你们不少的人,不过有几个在逃,暂时没有什么线索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低头瞧那台手提电脑,又说:“不过我想,我应该能从你们的电脑里,找到一些线索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女人激动的瞪着眼睛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我们这次来,并不是想要从你口中得到什么线索,只是想让你看看,你的试验品,是怎么瓦解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女人大喊起来,说:“不!你不能这样!是我们给你的这种能力!你怎么能这么做?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们创造的!你是我们创造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给了你重生,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毁灭我们吗?!休想!”

    女人像疯了一样的大喊着,一会儿非常愤怒,一会儿就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乔初夏走出了审讯室,将门关上,回头看了一眼罗晟勋,说:“在逃的那些人,你都能找到吗?”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我尽力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说:“绝对不能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五角星组织里的人,电脑保密工作自然做的是非常的好。全都有自己的一套程序,设置了多层加密命令,密码只要输错一次,里面的程序就会自动销毁,而且是彻底销毁,无法还原。

    这种多层保密工作,看起来万无一失,只要不是内部人员,都无法获得一丁点的消息。不过罗晟勋不同,罗晟勋根本不需输入密码打开电脑,只需要将手直接放在电脑上,就能感应到里面所有的内容。

    五角星组织的人实验了这么多年,存活下来的试验品也就只有罗晟勋这么一个,他们恐怕怎么也没想到,最后会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罗晟勋从电脑里找到了一份资料,里面有详细的五角星组织人员名单。除了被他们抓住的那些人,还有已经死掉的一些人,只剩下7个人在逃,当然这七个人中还要算丹尼尔一份。

    五角星组织的资金来源,的确是珠宝大亨史密斯先生,不过史密斯先生显然并不知道有这么个人体实验室的存在。

    五角星组织原本只是一个很小的研究室,就是史密斯先生公司下面的一个工作室,后来一位博士突发奇想,想要研究电子和人体,提出了一个想法,觉得如果成功了,那么绝对是划时代的改变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研究,肯定是需要进行人体试验的,根本不合法。所以研究被搁置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后来有人发现了这位博士的想法,与博士一起建立了五角星组织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研究终于出了一点成效,那就是罗晟勋。罗晟勋是第一个成功品,那些人为了继续研究,假装将罗晟勋放走,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抓住的这个女人,就是那位博士的女儿,她继承了父亲的志愿,也对这个研究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乔初夏说:“那个博士,和最初一起创建五角星组织的人,都已经过世了?”

    罗晟勋点头,说:“的确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毕竟实验并非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,女人的父亲和他的好友早就过世了,现在是这个女人带领五角星组织继续研究的。他们没有想到,乔初夏会突然出现问题,瞬间将一切的计划全都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罗晟勋从电脑里找到一些线索,立刻就派人去按照线索寻找那些在逃的五角星组织成员,一时间大家又都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初夏本来想要带一队人也去分头追的,不过罗晟勋一听就说:“你还是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奇怪的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嗯……我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之前出了事情,突然消失了大半天,可把大家都给急坏了。伊桑和卢克听到罗晟勋的话,竟然都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乔初夏赶紧说:“那是意外啊!不行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要去也行,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最后乔初夏也没办法了,只好答应,跟着罗晟勋一组去追人,总比呆在办公室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一共七个人,幸亏时间不长,所以逃得都不算远,大部分只用了一天就抓到了,这其中最能逃窜的,当然就是丹尼尔了。

    罗晟勋站在车旁边,只是一会儿,就听到乔初夏的声音,应该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乔初夏压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那男人分明比乔初夏高了很多,不过一点还手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乔初夏喘着气儿,说:“跑的还挺快,可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罗晟勋一瞧,笑着走过去,说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说:“当然,追了好几条街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们来堵人,逃犯见到他们就开始拼命的跑,乔初夏一瞧立刻去追,当然不能叫罗晟勋去追了。

    罗晟勋有低体温症,若是心率过速,或者出汗吹风,很可能会发病。逃犯就一个人,罗晟勋见乔初夏早就那按不住了,干脆就让她去了。

    罗晟勋在这边等了二十分钟,乔初夏才把犯人追回来,可想而知跑了多远的路,想想也的确是够累的。

    罗晟勋将犯人交给其他警员,说:“先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警员将犯人押进了车里,关上车门就开走了。

    乔初夏奇怪的说:“我们不走吗?伊桑和卢克那边怎么样了?他们不是去追丹尼尔了吗?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罗晟勋点头,说:“他比较幸运,只追了一条街就抓到了,没跑太远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松了口气,拍着胸口说:“那就好,这么说起来,在逃的7个人就都抓住了?没有漏网?”

    罗晟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初夏皱了皱眉,做出一副深思的样子,说:“我总觉得有点太顺利了。”

    五角星组织掩藏了这么多年,突然之间全部落网,一个人也没有逃掉,乔初夏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就是,五角星组织一直从珠宝大亨史密斯先生那里弄来资金,可联系资金的人是谁,这个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。

    乔初夏实在是想不明白,问:“咱们现在回去吗?”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回去,不过不用着急,反正人都抓到了。你看你累的,应该先喝口水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狐疑的打量了几眼罗晟勋,说:“你今天这么温柔,我有点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总觉得罗晟勋今天温柔过头了,有一种心怀不轨的样子。

    罗晟勋挑了挑眉,说:“太温柔了吗?那我口渴了,你去帮我买点热饮回来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一听,翻了个白眼,不过乔初夏也的确喝了,真想去买点饮料,干脆就说:“我没有零钱,给我点钱。”

    罗晟勋摸了摸口袋,说:“正好有,给你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伸手去接,感觉罗晟勋在她手心里放了个东西,不过并不是零钱。

    乔初夏奇怪的低头一瞧,然后整个人就都懵了,结结巴巴的说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罗晟勋笑着瞧她,说:“是戒指。”

    是……

    戒指……

    而且还是钻戒!

    乔初夏其实认识钻戒,只是一时脑子里发懵,所以下意识的反问。

    她以为罗晟勋是拿了零钱给自己,哪里想到,罗晟勋突然在自己手里放了一枚钻戒。

    乔初夏脑子里还没转动,就瞧罗晟勋突然单膝跪在了地上,然后拿着那枚戒指,动作非常流畅的就套在了她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罗晟勋说:“上次说好了,求婚要有钻戒的,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乔初夏感觉自己手指上凉丝丝的,那枚钻戒已经戴上了,而且尺寸正合适,在夜晚的路灯下熠熠生辉,特别漂亮。

    乔初夏睁大眼睛,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,又去看单膝跪地的罗晟勋,说:“你这哪里像是求婚啊,我还没答应呢,你怎么就把戒指套上了?这明明是强买强卖!”

    罗晟勋已经站了起来,搂住了乔初夏的腰,低头在她嘴唇上轻吻了一下,说:“就是强买强卖,反正戒指套上了,你现在就是我的人了,要一辈子陪在我身边。”